汉中 > 正文

我人生第一位刺客型法师:索拉卡 2

  • 编辑:河北资讯网
  • 浏览:1582
  • 最后更新:2019-10-29
我人生第一位刺客型法师:索拉卡 2

这人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犯二。
就比如我。
我看着七七一脸受气小媳妇的样儿,嘿嘿一笑:刚才那个傻叉把你当成我对象了哎~
武汉哪个癫痫病治疗医院好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七七别过脸去,没说话,我继续犯二:呀嘞嘞~你哭什么嘛~
七七温柔地转过脸:咱能先去医务室处理一下伤口么?
医务室…医务室。
这个名词,在我眼里,就是死亡,就是悬崖挂着噩梦。
我能想象医务室那个只会看感冒的大妈见到我的伤势后会给什么建议,她会告诉我:截肢吧…
然后堂堂七尺男儿悠悠,于医务室,卒。


现实情况下,大妈在玩连连看,她撇了一眼,很有自知知明:看不了。
七七要了瓶碘酒消毒。
消完毒,七七搀着我去请假。班主任很痛快给了一整天的假条。
一整天啊…
坐在七七纯白小自行车后座上,我的心情莫名其妙好了起来,我问:咱去哪儿啊?
七七说:去看这一片挺有名的中医,那中医可神奇了,什么都会。叫什么张育会中医。你看,连招牌都写“会中医”,肯定差不了。
我说:问一下,那个中医是不是叫张育会?


出了学校,心情一片大好,我开始坐后座上放声歌唱:那个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那个纤绳荡悠悠~
七七回头告诉我:知道吗?其实你唱的一点都难听。
难听?怎么会!
门口卖煎饼果子的大叔在吆喝:煎饼~果子~
我一听这个,立马来劲儿了:要!!要!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一个鸡蛋一块钱…
路过的老大爷和卖煎饼果子的大叔一脸茫然看着我。
江西哪里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从肩膀抖动的频率来看,七七好像在抽搐。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个老中医果然叫张育会。
老头业务娴熟地摸了摸,轻描淡写:哦,没事儿,没伤着骨头,就是错了一下筋,我去给你配点儿药酒,抹抹就好了。
一刹那,我肃然起敬。
什么叫大隐隐于市?这就是!
我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多少钱?
老头儿伸出五个手指。
我舒了一口气,恭恭敬敬递上五十。
没想到老头儿返身去抽屉里又找给我四十五。
良心啊…五块钱…
一刹那,我又被感动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个老中医果然叫张育会。
老头业务娴熟地摸了摸,轻描淡写:哦,没事儿,没伤着骨头,就是错了一下筋,我去给你配点儿药酒,抹抹就好了。
一刹那,我肃然起敬。
什么叫大隐隐于市?这就是!
我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多少钱?
老头儿伸出五个手指。
我舒了一口气,恭恭敬敬递上五十。
没想到老头儿返身去抽屉里又找给我四十五。
良心啊…五块钱…
一刹那,我又被感动了。


七七家很温馨,七十平米精装修,田园风格。
七七带我参观,我来到她的粉红小屋,这是我第二次参观女性闺房。
第一次是去大姐家,说是去参观,其实是被拉去收拾房间。
我看看七七房间,粉红色墙纸,乳白色小床,乳白色衣柜,乳白色梳妆台…
这是御姐该有的风格?
我扭头,一脸不可思议。七七表情很骄傲。
我说:咱出去吃饭吧姑娘。
七七说。不!既来之则安之,我给你做我的独创菜式—炒方便面!!
炒…方便面??


好吧…七七炒的不难吃,也仅仅是不难吃而已。
吃完饭,我和七七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演的是哆啦A梦空气枪那一集,我记的很清楚。
我开始蠢蠢欲动:那个,你不是还要给我看…
七七脸“腾”一下子红了,开始扭扭捏捏:那个,看看可以,不许笑啊…也不许说话。
我忙不讼点头。
七七飘飘地去了卧室。
过了一会儿,卧室门开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
乖乖个隆地咚,这是要命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七七一米七三的高佻身材,御姐的脸蛋儿,刚刚遮住小PP的黑色百褶裙,齐膝黑色袜袜…
大家自己想…
我确定了,我…我…真的不是性冷淡。
七七红着脸问我:好看么…
我说:胸太小…
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被我完美地演绎出来。
七七怒了,不顾及穿着,一把把我摁倒在沙发上…
被七七死死掐着脖子,我感觉我要跪了…


我艰难吐出四个字:注意…形象…
七七终于停手了。
七七和我并肩坐在沙发上,过了好半天,悠悠吐出一句话: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我当机了好一阵儿:啊?啊?
七七继续自言自语:胸大对你们男生来说就那么重要么?可是,我已经尽力了…
我继续当机…
七七一幅豁出去的样子,很认真看着我:说实话,你喜不喜欢我?哪怕就那么一点点点点…
我死机了。


我感觉七七的眼神很忧怨,狠狠挖着我的良知…
喜欢么?有过那么一点点喜欢么?
这个问题跟愚人节那晚上大姐醉熏熏的语气交叉,又重叠。
我是不是应该继续装傻,继续没心没肺?
我仿佛看到沙士比亚慈祥充满哲理的面孔: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七七眼神里的期待让我莫名其妙很难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再通过爷爷老家养的二十只鸭子转移注意力,但,现实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
说不上来,但我又不想让七七难过,于是,我轻轻点了点头。


我发誓,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中午。
七七闭着眼,一幅任君采携的样子…
我一个冲动…
交出了人生的初吻…
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事态发展到这个样子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我也忘了到底吻了有多久,只是发现那种感觉太幸福…


对的起大姐嘛?
你对的起大姐嘛?

我在心里一遍一遍拷问自己。
终于,
理智还是没有战胜欲望。
我记得有个小正太给我讲过,男女之间的事情,比如接吻,就像吸毒,一旦有了就会上瘾。
当时我很不屑,觉得两个人交换十几亿细菌有个篮子意思。
可是,现在我觉得小正太就是苏格拉底。
不,准确点来说是普罗塔哥拉。


七七在我耳朵边轻轻说:现在,是不是可以给我打辅助了…
我被她弄得心猿意马,差一点就答应,由此可见,枕边风是多么可怕。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坚持什么,是那点可怜的残破不堪的底线?还是…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
七七以一种老树盘根的姿势抱住我,女上男下,相当色情,虽然我知道七七没有发现。
她问我:咱们现在是不是在一起啦?你可是拿了人家的初吻…
我犹豫了半晌,觉得亲了人家姑娘就应该对人家负责,就说:恩,应该…是吧。
我隐隐感觉到,毫无顾忌调戏小姑娘的日子要到头了…


七七家有两台电脑,一个台式一个笔记本。
进了游戏,七七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问:你说的那个大姐…很漂亮?
我心里“咯噔”一下…
该来的,终于是来了么…
我心虚点点头。
七七又是一脸哀怨:我就说嘛,我这么难看,怎么可能比的上你的大姐…
我嘿嘿干笑:哪有,哪有…
七七看我号上的英雄,:星妈、努努、宝石、老牛、风女、大天使、琴女、曙光、机器人、露露…
她又是一脸哀怨:哎呀…准备这么齐全呐…我估计我是看不到了…
我没有说话。
匹配,七七选了刀枚,我寻思了半天也没发现用哪个英雄好。
低端匹配,有打野那是不科学的,我想用我拿手的蒙多打野,七七的指令下来了:选个上单,夫妻档。
上单…那只能用我的兔女郎riven了…


在上路,七七的要求是,不能抢补刀、不能见死不救、勇于跟对方消耗、包眼卡位…
我怎么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脚…
于是,我变相用兔女郎给七七打了一天的辅助…
天要黑了,我俩起身去学校,七七红着脸警告我,先不要声响我俩的质变,即使被发现了也要承认是我追的她
到了门口,我看见一辆黑色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TOYOTA,心一沉,坏了坏了…


我赶紧跳下自行车,面色严肃:先什么都不要问,你先回去,等处理完这个大麻烦我再告诉你。
七七说:啊…你没事情吧…
我摆摆手,一脸轻松无辜向那辆小丰田颠儿颠儿挪过去…


我叫:爸…
爸说:上车。
他带我去了商场,给我买了各种生活用品。我开始惶恐不安。
我说:爸,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爸爸说:不是,我正准备东山再起,咱家又搬回别墅了,接下来你爹我会很忙,你就住校吧。
住宿啊,我听了没多大反映,本人一直就是随遇而安的人。
老爹突然说: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挺漂亮的。
我懵了:啊?啥?
老爹一改往日作风,他摸着我的脑袋:不小了…快十八了是吧。到了谈媳妇的时候了,带你武装武装。
不科学,这绝对不科学…
我一遍一遍提醒自己。可手里那一堆购物袋告诉我这是一切都是真的。
终于要蜕变高福帅了么…我热血沸腾。
临下车,老爹意味深长说了一句:初恋是美好的,好好把握吧。
那一瞬间,我心里泪汪汪的。老爹,我再也不怀疑我是不是您亲生儿子了,真的。


说实话,我真的真的很想融入宿舍这个大集体。
可是,后来发现,这个事情就像让语文老师系上胸前的三颗扣子,是很不科学的…无能为力。
那天,我去宿舍报到,心里想怎么跟舍友来个自我介绍,是吟一首沙扬那拉?还是嗥一曲陈医生的最佳损友?
武汉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3636302947998px;line-height:2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忐忑不安打开宿舍门。
长春治癫痫病上哪家医院好;" />一个穿人字拖的男生在拖地,抬头看见我,一脸担忧焦急,就像失散了亲爹:哎呦~先别进来您!!换拖鞋!快换拖鞋~
我的心咯噔一下,有一种强烈的不安…


我仿佛走进了无菌培养室,地板明晃晃,让人不敢直视。
我于是放弃了文艺展示这个环节,跟面前四人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兄弟们好,我叫筱筱,叫我悠儿就成。
四人点点头。
我想通过游戏来拉进亲和感:那个,大家玩游戏不?
四个人摇头。
我依旧不死心:红警、星际、War3、Dota,真三、梦三、撸啊撸…就,一点儿没玩过?
四个人一脸木然。
我想起了班主任临来时那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模范宿舍,那几个孩子很老实,去了要相处融洽…
我…我…
我脑海里浮现出沙士比亚舞台剧《李尔王》里那一句歇嘶底里的呐喊:
疯了的请睁开眼,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学校宿舍条件是很可观的,中央空调,沐浴喷头一应俱全。
住宿第一天。
熄灯后他们四个开始小声畅聊,聊天内容复杂而又及其富有韵律感。
说实话,我没听懂。
人字拖告诉我,他们在聊日本动漫。
我很羡慕他们,从小我就受到非人的管教,每天就是上学放学练字看书,每天有半个小时时间踢球…
姥爷以前是私塾高才生,他把那一套非人的思想强行浇灌到我稚嫩的身板上…
童年是什么?
是每天只能偷看十五分钟的大空翼,是只看过两集的四驱兄弟,是偷藏起来的翻了无数遍的宠物小精灵画册。
日本动漫,已经成了我内心的桎梏…


他们四个越聊越火热,我在上铺默泪…
我想起了陈医生的那几句经典: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但是没人来。
我期待到无奈有话要讲,得不到装载。
我的心犹豫像樽盖等被揭开,嘴巴却在养青苔…
陈医生我爱你啊…
这时候,手机震动,是七七打开的电话。
我去,对啊,怎么忘了这姑娘!!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最近更新 标题热度
推荐阅读 标题热度
资讯趣闻 标题热度